“养老”困扰中国家庭

yanyan yangsheng.cctv.com 2012-05-28

据民政部统计,目前,全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超过1.49亿,大约3000万以上的老人需要不同程度的家庭护理。其中,失能老人已经达到940万。

尽管社会养老在中国已经不是新鲜事儿,但在信奉“养儿防老”的中国,把失能老人送进养老机构仍是很多家庭不得已的选择。

谁陪你走完最后一段人生路

家属们选择这里,因为“和大部分我们考察过的养老院比,这里专业、干净,风景也美”。送到这里的老人大都进入了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。

住在“凤凰”的老工程师范荫桥思路清晰、乐观豁达:“再过半个月,我就要回家了。”护士私下表示,老爷子的状态可能以后都回不了家,为了让老爷子情绪稳定,儿女们编织了善意的谎言

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吴明曾撰文称,对于失能程度较为严重的老年人而言,家庭护理的成本高于机构护理,而且机构式护理可以提供24小时的服务。吴明曾对317位老年人进行的调查显示:82.56%的老人愿意在家养老,和亲人在一起;剩下选择机构式护理的老年人,有42.45%的人是因为“不愿意给家人增加负担”,15.49%的人是“家人太忙没有时间”。

但机构护理的唯一问题是缺乏亲情,离开亲人的老人们必须适应护理机构孤独而标准的集体生活。

家庭不能承受的养老之重如果让家庭承担这些老人,处境也许更为艰难。

住在另一家养老院的霍伟,曾经也是一样恋家。他去世前的周末,女儿霍淑荣曾和姐姐合力将父亲带回家泡澡。“谁不愿意跟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呢。”霍淑荣说,如果老人生活能自理,一定在家养老。让父亲住养老院是无奈之举。

像霍伟这样的情况,或者一些有精神疾病的老人,请保姆帮忙照顾也不现实。

在笃信“养儿防老”的环境里,一些人难以理解这样的选择。有人说,每个月花几千元钱在养老院,还不如请一个保姆,让老人留在家里。

一位罹患精神疾病老人的女儿说出了自己的苦处:“如今请保姆很难。保姆一看老人吃精神方面的药物就不敢来,况且能来的保姆又不一定负责,老人吃药和吃饭一样重要,一顿都不能落,时间和计量都要很严格。随便找一个怎么放心?”“退一步说,如果请保姆,老人和保姆很容易处不来。保姆一辞职,我就要放下所有事情,再找新保姆。三天两头这么折腾,怎么工作?”

养老院可能是接收失能老人最合适的地方。可是,找一家符合要求的养老院并不容易。有的地方条件很好,却不收有精神障碍的、不能自理的老人;有些地方收治老人,但每月费用动辄过万;一些条件和价格都能让家属接受的,却存在现实问题:敬老院只提供生活护理,不具备医疗护理,很难满足老人的治疗需求。

护理院一直亏损进退两难

对护理院来说,找护工也是件烦心事儿。做临终关怀的护工,心要至善,其他技术可以培训。

由于“凤凰”地处偏远,工资待遇也只有区区千把块钱,干的又是伺候失能老人的活儿,在北京几乎招不到人。现在的护工都来自甘肃、湖南、四川的农村。

目前,“凤凰”的日子非常难过:“凤凰”一个月的房租得8万元,加上3.5万的人头费和7万多的水电煤气费,七七八八算一起,至少得12.5万元。这需要50个老人入住才能达到盈亏平衡。然而,“凤凰”从来也没有达到过这个数字,基本上十几到二十几个人。

可以预料,如果还不改观,“凤凰”最多坚持到明年春天。这个消息对家属和老人来说也是糟糕的,他们必须寻找下一个“栖息地”,而那也不是一段容易的旅途。(摘自2009年12月7日《中国青年报》白雪董伟/文)